紅豆生南國,春來發幾枝。這個冬天,北國降了不少的雪,希望經過周末這一場雪後,會迎來春天。古詩如是說,春天也是吃紅豆沙的好時節吧。過了農曆年,冰箱裏的賀年糕點已給消滅了一半。今天放學回家本想煮一鍋烏雞湯,但是來不及浸發淮山,改為煮豆沙糖水。不過,這一鍋豆沙糖水,材料不光只有紅豆,我還加入了眉豆、綠豆、腰豆、花生,當然少不了的還有陳皮、蓮子和百合。煮豆沙有幾種做法,有的直接把豆煮三個小時,有的實行斷續法(即先大火煲滾半個小時,關火讓它用餘溫繼續炆一個小時,再煮),我這次就用電鍋先把所有豆類蒸煮一遍,再全部倒進大鍋裏煮。

吃紅豆沙,我喜歡吃到綿綿的豆沙,也喜歡看到豆型。如果以一般的煮法,直接用大火煮的話,豆沙很容易就會變得溶溶爛爛,看不到紅豆。於是,我嘗試用電鍋把豆類蒸煮一遍,在外鍋加兩杯水,內鍋則放入材料,注入同等份量的清水。

蒸煮完畢後,把所有材料倒入湯鍋中,再注入大量清水(視乎材料份量而定),先以大火煮至大滾,轉中小火煮一個小時,再加入片糖/冰糖調味。

材料:

  1. 紅豆兩杯
  2. 綠豆半杯
  3. 眉豆一杯
  4. 腰豆半杯
  5. 花生半杯
  6. 百合半杯
  7. 蓮子半杯
  8. 遠年陳皮一塊
  9. 冰糖/片糖 兩片


王菲的《紅豆》

說到紅豆,便想起《紅豆詞》的詞曲寫作者曹雪芹與劉雪庵。他們的命運實在教人惋惜不已……
(圖片來源:http://www.ytower.com.tw/prj/prj_184/rb.asp)
找來小思老師寫的一篇短文:
紅豆     小思
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春分。窗外,遙望海霧與對岸纏綿難分。
        捧一盞茶,只想起紅豆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 這個南國人,從沒見過紅豆樹,讀過的是王維詩,也記得一個這樣的故事:紅豆之鄉,山前山後栽滿紅豆樹,但見春衫薄的日子,有情男女就會坐在樹下,等待機 緣。微風一過,巧遇紅豆成熟,莢子就隨風爆開,半空便灑下陣陣紅豆雨,一顆顆嫩紅心形的紅豆,落在肩上頭上。這時候,誰撿拾了紅豆,送給對方,不必多一句 話,緣就注定了。究竟,紅豆是怎樣子的?嫩紅心形小豆,實在太惹人思念了。我決定去找一顆紅豆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年春天,還是天地不寧的時代,我到桂林去。在街頭在野外,逢人便問:甚麼地方可以找到紅豆?年輕人總帶奇異眼光瞪著這個異鄉人,沒有答案。年老的驚怯 地搖頭,也沒有答案。在一所屋簷低矮幽暗小店裏,鬚髮皆白的老人家抬起頭來,又低下頭,用最微弱的聲音,近乎獨語地說:「都砍了,這年頭,還有甚麼相思?
        哦!這是個沒有相思的年頭。回來後,尋覓紅豆的心思就漸漸淡忘了。
        許多年過去,竟然,在不再尋覓的時候,我擁有一顆。那顆小豆,不完全像個心,但果然像畫出來的心形,嫩紅紅閃著光澤,放在掌中,真是嬌俏玲瓏,有人勸我把它鑲成指環或別針,好天天伴在身邊。我沒有這樣做,它不是一件飾物。豆莢乍開,灑落一陣紅雨,乃是天地賜給人間柔情的印記,屬於您,就注定屬於您
        我把紅豆緊緊收攏在掌心裏,再放開,嫩紅在我斑駁掌紋上顯得更玲瓏。
        春來發幾枝?我擁有一顆,就夠了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Poplars' Kitchen: 花廚物語

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